林夕曾說:要善感,不要多愁。我記得當時我有多喜歡這句話。但不知怎的,今天想起這句話,總覺有些難以明白:善感,如何能不多愁?這世界充滿愁思不是嗎,這是做人的苦處,卻也是上天的獨予。席慕蓉喜歡坐在盛夏的窗前,提筆抒寫,她說她在「享受內心的悲喜」,是享受,大概因為生命若只有喜悅少了傷悲,那麼就不夠完滿,而情緒和思路化為文字的時刻,常常是一種沉澱和救贖吧。

 

I-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