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開始在告別,又要準備告別一段旅程。

 

一行人前往。 

 

生命已經走到了一個,常常把緣分拿出來講的階段。

不過有時候緣份,可能只是人們對於無法解釋的

悲、歡、離、合,

賦予的一種歸納。 

 

夜店感保齡球。

 

就像你不知道為什麼,明明很準確的瞄準正中央,

球明明直直的走了大半跑道,但是最後莫名奇妙地洗溝。

 

 

 

常常聽到一句話說:小時候幸福很簡單,長大以後,簡單很幸福。

最近對於這句話,真是特別有感觸。

對呀,小時候幸福真的很簡單,幾乎什麼都不用想,

被喜歡就偷偷開心,被討厭就大哭一場;

喜歡一個人就說我喜歡你,討厭一個人更可以理直氣壯。

自以為敢愛敢恨才有個性,才夠爽朗。

長大以後明白一些「道理」,知道有些事情「似乎應該」放在心裡,

大人教我們做人要「得體」,於是我們「循規蹈矩」或者偶爾「叛逆」。

不知不覺過了幾年,有一天你開始有了自我意識,開始重新定義自己的價值觀,

開始重新審視這個世界。

我的天!這個世界怎麼可以這樣!我們不斷驚呼,然後淡定;驚呼,又淡定。

後來終於了解,原來是真的,簡單很幸福,只要一切簡單,就可以很幸福,嗎,

沒有發現其實所謂簡單,是腦袋的簡單,

但是成長蛻變後的我們,該怎麼簡單,又不是笨蛋。

結果搞的自己礙手礙腳,什麼都好難;

甚至努力追求了簡單,卻被冠上「活在自己世界」的罪名。

 

 

 

記得千百年前多麼喜歡那句「歷練後的單純」,不斷提醒自己,心要寬。

林夕說,善感,不要多愁。 

 

 

 

這幾天的思路,空白了好久,焦慮吞噬了我,

怎麼焦慮卻沒有用,躺在床上發呆的時間好多,

爬起來的時候依舊一片空白,依舊不知道從何著手。

雖然還是每天會看幾頁書,刺激所剩無幾的腦袋;

雖然還是每天盡量記得吃飯,補充本就已經過剩了的營養。

時間跑的好快,突然間我就要去法國,

但是好想再跑快一點,總是快被想念台灣的心情淹沒。

如果台灣是一個人,他一定會很感動,

多少異鄉遊子深深深的掛念。

 

台灣要平安。

 

地震那天,臉書跑了整排的地震;而這幾天,臉書全是水災,

多災多難的此時,打開電腦前總是有點不安,

只能祈求每天,台灣都要平平安安。

 

 

 

再看一次〈午夜巴黎〉Midnight in Paris,當作一個預習,

頹廢不羈的浪漫,如果在現實裡,是否顯得太過猖狂,

可是空氣裡的尼古丁,伴隨著微醺的紅葡萄和文人雅士的清香,

還是令人心生嚮往。

薩克斯風的低啞溫柔,科爾波特不朽的作詞作曲,

海明威的自信略帶輕狂,畢卡索筆下的崇高或者放蕩,

如果這是一個滋養多少藝術樂章的城市,能否給我一點靈感,

讓我在回來時,多一點自我追求的勇氣,至少能更努力前往夢想的地方。

如果說啟程總會對旅途有一個期望,

那麼就讓我,認真的輕鬆的玩,心胸開闊的走走看看,

最重要是,平平安安。

創作者介紹

練習

I-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