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說,在鐵塔裡,是唯一看不到鐵塔的地方。

 

身在鐵塔不見鐵塔  

 

其實,還是看的到影子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再不寫,就要腐爛發霉了。最近好像忽然明白,為什麼一個人在國外讀書,是一件辛苦的事。又或者其實,是我自己太過狹窄。無論是什麼,它畢竟即將成為過去,斷了好幾次的理智線,也終將一次一次的被接起,等到那一天,當我完整的編纂完回憶錄,輕輕的拍拍自己的肩,也許我會很想念、很想念吧。一個人的時光,太過自由自在,自在的讓我有時近乎忘記自己的存在,然後迷失,然後找尋,然後更迷失。開始知道為什麼,有人會說不想長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艾菲爾鐵塔,是今天的主角,而那天的天空,是完美的配角。

 

奇妙的天空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們分了兩次遊鐵塔,一天是在傍晚直至午夜,一天是在早晨和中午。說的俗一點,一個浩大工程的背後,少不了辛酸血淚的故事,我們讀了的幾頁背景介紹,也不過是濃縮再濃縮的歷史記載。無論興建的當時,巴黎鐵塔遭受了多少責難,多少審美的批評,現在的它,依舊是法國人心中的驕傲;而對我來說,它也依舊是某個奇蹟,我帶著觀光客的俗氣,朝聖般的欣賞,完全不想讓高中時候曾被灌輸的審美批判,壞了它百態多姿的美好。

 

早上八九點

 

傍晚時分

 

夜深了

 

忽然閃起藍光 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艾菲爾鐵塔是法國大革命一百週年的紀念,在當時,三百二十四公尺的高度,已經是人類建築技術的突破。聽說法國人喜稱它為「鐵娘子」,為什麼是女的,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喜歡這個稱呼。它是一座怎麼說也說不完的鐵塔,因為每個時間、每個季節,每個角度、每個距離,都有不同的丰采。我偏愛早晨時候的它,遠遠望,是淡淡的灰;走近一點,是質感的淺紅色帶點卡其。只有在那個當下,你就在它旁邊的時候,突然好像可以意會,為什麼它叫做「鐵娘子」,我想因著它的剛強屹立不搖,卻溫柔吧!那色調是奇妙的,讓人想輕輕的撫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歐洲現在天黑的晚,這是傍晚八九點時候的鐵塔,天空怎能那麼藍,好像畫布一般。有個我覺得特別的事,就是站在這樣一座雄偉的建築底下,它的高度、它的精細,多麼懾人,可是我,卻沒有壓力。

 

笑開花的肉肉臉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那天夜晚,我們逗留在艾菲爾的腳下許久,遲遲不想離去。突然的,街道開始瘋狂的熱鬧起來,尖叫聲、汽車喇叭聲、各種奇妙的勝利似的呼喊,原來是歐洲盃,大概是葡萄牙將荷蘭踢出了前幾強吧,我也忘了,我也不支持誰,我也很少在看歐洲盃,只記得那個時候的喧囂,很吵、很吵,可是吵的令人想笑。

 

瘋狂的葡萄牙球迷們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來的那次,我們早上八九點就開始排隊,為了登塔。當電梯以和緩的速度,漸漸將我們帶離地面,然後世界開始變小,小到只分的出顏色,老實說,除了腳軟,我還是腳軟。那太不真實了,在高空總是這樣。我不特別喜歡俯角,因為一切變的太小,那天的能見度又不高,我只能粗略的指出,那是凱旋門,那是巴黎聖母院,當然還有塞納河。

 

巴黎市景和凱旋門

 

塞納河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但是心情是特別的,因為你知道這個世界可以突然安靜,而我們站在某個根本看不清楚現實的角度,明白腳下是紛紛擾擾,但根本,不在乎、不令人掛礙。

 

兩百多公尺的高空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但有一種情緒是踏踏實實的,也是這種感情,讓我伸手又看的見五指,讓我感知自己真真切切的存在,讓我明白那顆心,永遠不可能遠離。

 

面向台北101

 

面向台灣,知道一萬公里是那麼遙遠又親密,知道如果不是那片溫柔的土地,溫柔的人群,我該怎麼站在這裡,感到無比的貼心。我從來沒登上過台北101,我也知道很多人覺得它很醜,可是,當人在異鄉,看到久違了的某個地標,我真的只能,覺得很驕傲。

 

必須說,此時的它,是一種驕傲  

 

然後真的,只想祈禱,不知道要祈禱什麼,不知道台灣有沒有聽到,但是,那是很虔誠的。想要回家。

 

想念台灣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後來,我在巴黎鐵塔腳邊,把一個一個記起來的住址都寫下。法國的美,誰也帶不走,也無須帶走。但是承載鄉愁的明信片,會沾點塞納河畔的氣味,會繫著我深刻的想念,把祝福獻給所有我摯愛的人們。

 

寄出想念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-Chun 的頭像
I-Chun

練習

I-Chu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寫的真好
  • 訪客
  • 好美好的文字